新闻是有分量的

关于变性人的一些值得注意的裁决

近年来,法院对跨性别人群获得性别相关医疗服务的裁决进行了裁决:

- 2010年,美国税务法庭裁定,女性荷尔蒙和性别重新安置手术的费用可以作为马萨诸塞州女性的医疗费用扣除。 出生于男子的Rhiannon O'Donnabhain于2007年起诉美国国税局,此前该机构拒绝了与手术相关的约25,000美元医疗费用的5,000美元扣除,发现这是一个整容手术而且没有医疗必要。 税务法庭发现O'Donnabhain应该被允许扣除她治疗性别认同障碍的费用。

- 2011年,美国波士顿第一巡回上诉法院维持了一名下级法院法官,该法官判定国家惩教部门一再拒绝接受另一名变性犯人的医疗需求,一再拒绝她对女性荷尔蒙治疗的要求。 法院认定,惩教部声称其在Sandy Battista案件中的决定是基于安全问题而“被一系列借口,延误和虚假陈述所削弱”。

- 2011年,芝加哥第七届美国巡回上诉法院维持了一项裁决,该法案打击了威斯康星州2005年的一项法律,该法律禁止公开资助激素治疗一群认定为变性女性的囚犯。 上诉法院认定,该法律通过否认医疗违反了禁止残忍和不寻常惩罚的宪法禁令。 法院写道:“拒绝为严重的医疗条件提供有效的治疗,没有任何有效的刑事目的,相当于酷刑。”

- 2011年,美国亚特兰大第11届美国巡回上诉法院裁定支持前格鲁吉亚州立法助理,该助理在揭露性别重新分配计划后被解雇。 法院维持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即Vandy Beth Glenn是性别歧视的受害者。 Glenn,前身为Glenn Morrison,她说她在告诉她的老板计划继续她的性别转变并开始以女性身份上班后于2007年被解雇。

- 星期二,一名美国地区法官下令马萨诸塞州监狱官员向一名因谋杀罪在狱中服刑的变性犯人提供纳税人资助的性别重新安置手术,称这是治疗她“严重医疗需求”的唯一途径。 米歇尔科西莱克已经接受了激素治疗,现在作为一名女性在全男性监狱中生活。 法官将其交给惩教部,以决定手术后她将被关押在哪里。